米趣小说网

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表态

小说:盛世鸿途 作者:鹅城知县 更新时间:2020-04-20 17:04
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表态
  王琴心里头在激烈地想着这个事情,因为她要有着选择,她内心里想是把桃园新村给拆掉的,但是面对的又是一些老同志,如果她在会上作了表态,那些老家伙们,会怎么想,怎么看她?
  而如果她此时表了态,说老干部们说的好,我们确实不该有拆除他们房子的想法,这样的话,老干部的房子就永远也拆除不掉了。
  她暗中看了陈功一眼,她在猜想着陈功心里的想法,不知陈功为什么把这封信给公开化,陈功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?按说陈功收到信之后,低调处理了对陈功来说不更好吗,那样的话,陈功面上还好看一些,现在他为什么要公开?
  陈功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,是反对拆老干部的房子,还是同意拆老干部的房子呢?
  王琴心里一分析,再观察了陈功一眼,她忽然觉得,陈功只所以这么做,想必是也想拆除老干部的房子,如果他不是这种想法的话,他完全悄悄作出批示,告诉老干部,绝无此事,不就平息此事了吗?陈功此时故意把这封信拿出来,目的是想试探大家的态度,如果大家都同意拆除老干部的房子,就形成同一战线了,老干部的气势就有可能被压了下去。
  如是一想,王琴心里有了主意,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:“桃园新村这块地方是我们市区的一块黄金宝地,此前有好多的开发商想开发这里,奈何这些地方都是老同志们占着了,林强书记在的时候就想着动一动这事,但是还没有动,老同志们就不干了,没弄成,现在老同志们又写了这封信,是不是担心我们还会拆他们的房子?我在这里想反问一下句,为什么他们的房子就不能拆呢?皇宫还有拆掉的时候呢,那些房子是市委市政府盖的,现在市委市政府要拆,难道就不行了吗?我这样讲,并没有丝毫不
  尊重老同志的意思,老同志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,劳苦功高,这个我们都不能否认,但是在这个事情上,我们要向老同志讲清楚,我们搞拆迁并不是要针对他们,而是市委市政府要发展,要建设,他们应当支持我们的工作才是,而且拆掉之后,我们会给他们补偿一套不错的房子,虽然不是别墅院落了,但是毕竟是新房吧,陈书记,在这个事情上,我们市委市政府要有明确态度,与其一直拖下去,不如我们下定决心,和老同们好好谈谈,把桃园新村给拆了,那可一块不小的地方啊,拆了之后,我们城设建设的面貌将会发生很大变化。”
  王琴作了一个出乎大意料的表态,其他常委听了,顿时睁大了眼睛,想不到王琴居然在陈功还没有表态之前,就会作出这么火辣的表态,有着冲锋上阵打擂台的意思,不知老同志们听了之后,该作何感想。
  杨哲听到了王琴的话之后,更是吃惊不已,他完全没有料到王琴会是这样的反应,简直是帮着陈功打冲锋了,常委里面,只有他清楚知道陈功在这件事上是一个什么态度,但是今天陈功并没有任何的表态,反而否认要拆除老干部房子的想法。
  王琴一表态完,陈功的心里也是一时没有想到,看来他今天把这封信拿出来让大家来研究,这步棋是走对了,王琴一这样表态,那便是会给其他常委作出表率,即使不公开支持拆老干部的房子,但起码也不会反对。
  果然,在王琴表完态之后,市委副书记刘昌栋接着说道:“老同志是我们的宝贵财富,老同志们对我们的工作提出意见是很正常的,我们虚心接受,但是有些事情老同志们可能对我们有所误会,比如我们要开发桃园新村,老同志们就是有误会了,认为是想针对他们,其实我们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呢?开发桃园新村,对我们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是有着很大
  的好处的,而对老同志们来讲,让他们搬到新房去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好事,现在老同志们只所以不理解,主要还是他们的想法与思维落伍了,真是没法讲了,没法讲了。”
  刘昌栋最后感叹了一句,他一讲完,其他常委一看,心里便猜这是不是之前他们商量好了,然后设个套让他们往里面钻啊,如果他们发表与王琴和刘昌栋不一样的意见,会不会对他们不利?虽然说老干部还有一定的影响力,如果得罪他们了,不大好,但是他们的影响力毕竟是过时的影响力,他们现在要听谁的,是要听现任领导的啊,现任领导就是陈功啊,陈功现在虽然没表态,但是看上去,似乎并不反对王琴与刘昌栋两人的发言啊。
  大家都是聪明人,刘昌栋一说完,大家急忙都表了一下态,说的都不太多,主要还是讲老干部们肯定是误会了,年龄大了,老糊涂了,市委市政府想给他们做好事,他们却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。
  当轮到市委政法委书记刘顺表态时,他蹙了蹙眉头,说道:“老同志思想保守,难免会不理解我们的想法,现在又写信质问我们,这说明他们对我们的误会很深,如果我们现在再不妥善处理,恐怕会引起他们更大的反弹,我认为还是正式回复他们一下,告诉他们根本没有这回事,这样他们心就安了,事情就会过去了。”
  刘顺此时这样讲,明显是没有看透火候,他以为其他人那样讲,是看热闹的不闲事大,最后弄到不可收拾,对陈功和大家都不利,他便想着这样讲,让大家冷静下来,还是满足老干部的要求,不能再刺激到老干部了。
  虽然他这样想是没有错,可惜错估了形势,现在陈功的目的就是要摊牌,向老干部们摊牌,再屈服于老干部们的要求,那事情就没法办了,当缩头乌龟最好,什么责任也不用承担。
  。
  

  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